天祝铜牦牛的传说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8年07月06日 责任编辑: 沈明高

  

  早在一千六百年前,一个来自东北的鲜卑人氏族部落,经过几千里的长途跋涉,在水草丰美,土地肥沃的甘青川交界处落脚了。并且建立起一个王国,这个王国就叫吐谷浑国。吐古浑国王雄才 大略,治国有方,疆土不断扩大,东起陇东,西达河西走廊西端,一直到达新疆的东部,纵横几千余里。 

  吐谷浑人以牧为主,但也从事农业。今天祝的哈溪、毛藏、祁连被武威一带的人称为凉州南山,这里草木茂盛,水源充足,是理想的放牧牲畜的草场。且居住着许多吐谷浑牧民。当时的佛教并没有传入吐谷浑,他们奉信的是本地的苯教。苯布子有着很高的威望和权力。人们遇事总要请苯布子卜算吉凶,遭灾得要请苯布子跳神禳解。

  有一年春天,南山的牛羊成群的死亡,牧民们眼睁睁的看着,毫无一点办法。只得煨起一堆堆桑,祈祷上天保佑。人数少的苯布子们没日没夜地跳神禳灾,也不见缓解。后来一位德高望重,法术也最好的老苯布子经过三天三夜的祷告,三天三夜的推算,终于算出上天要一头供自己乘骑的驮牛。

  这太好办了,只要能保住畜群,别说一头,就是十头百头他们也愿意献出来。谁就愿意献牛,但哪一头是神牛呢,年老的苯布子骑着自已的花驮牛,一个帐圈一个帐圈的挑选。走到毛藏,在一群乏弱的牦牛中,他发现一头公牦牛象鹤立鸡群般地与众不同,它高大雄壮威武的双角,炯炯发光的大眼,银柱般的四肢,一身雪白的群毛和尾毛在风中飘动,昂首一叫,声音宏亮群山回响。老苯布子一见这头牛,两眼一亮,精神倍增。急忙向帐圈奔去,当他找到牛主人时,主人痛快地答应它作为神牛敝给天神。白牦牛温驯地接受了老苯布子对它的祝告和为它披挂的五色彩绫。很快,畜群的疫病停止了蔓延,牧民们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从此后,这头神牛就不时地出现在南山各个牛群中,哪个牛群中出现了它,哪个牛群就兴旺起来。

  许多年后,人们发现神牛不再出现了。心里头惶惑不安,尾随着神牛的消失,灾难又会降临到头上,于是就去请教那位已经连牙齿都掉光了的老苯布子。老苯布子用毕生最后一点力气为他们跳了一次的神,根据神的指示,可以再造一头永不消失神牛来保佑一方。老苯布子跳完神就去世了。人们既感谢他为大家指明了前途,又遗憾他没把事情说清楚就仙逝了。于是,大家围在一起商量,但没有一点办法。最后有人提议去请教“霍尔观巴”的仅次于苯布阿爷的霍尔阿爸。霍尔阿爸经过琢磨说道:“神像不是永不消失的吗?只有铸一个铜牦牛就能保证永远留存下去。”

  几个部落头领自告奋勇,到吐谷浑的京都去请能工巧匠。历尽艰难,头领们终于请来了全国一流的能工巧匠。但是他们谁也没见过神牛的样子。怎么铸造呢?于是他们进牛群、访老人,先用黄胶泥塑出一个牦牛,让老人们提意见。修修改改,经过三年,一尊栩栩如生的神牛终于塑造出来了,他们又翻山越岭,寻找铜矿,找来找去,在毛藏乡现在叫铜匠沟的地方找到了很好的铜矿,于是他们就开山取矿,砌炉炼铜,用了三年的时间,炼出了最好的青铜,又用了三年的时间,一头雄壮威武的青铜神牛站在了人们的面前,同时还铸造出了一匹铜马和一头铜骡,免得神牛孤单。人们欢天真地的吹着海螺和牛角号;打着铜锣和牛皮鼓,把青铜神牛迎请到后来叫霍尔现巴的一座寺院中,供在大殿之上,它的左边是铜马,右边是铜骡,年年月月接受人们香火的供奉,护佑着一方生灵的安宁。

  铸成铜牛一百多年后,吐谷浑国遭到了灭顶之灾的战火,人们在战火中挣扎,逃亡。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毁了神牛,这可是这一带吐谷浑人的命根子,主持霍尔观巴的老苯布子带着他的两个徒弟用驮牛把铜牛、铜马、铜骡驮起来,向南逃去。他们翻山越岭,漫无目的地走着。几天几夜的担惊受怕和艰苦跋涉,年老的苯布子终于倒下了。两个徒弟见师父已经死了,路途又这样艰险,带着这么沉重的东西恐怕连自身都难保。两人决定卸下包袱,轻身逃命。于是他们就在一向阳处挖了一个坑,把铜牛、铜马、铜骡埋起来,又在上面垒了几块石头,想等战乱结束后再来。取设想,到这两个徒弟一去不回,日出日落,冬去春来,一次次的改朝换代,一千多年后的公元一九七二年,天祝藏族自治县哈溪公社的峡门台,在平整宅基地时发现了铜牛、铜马、铜骡,它们带着满身绿色的铜铸锈,重新看到了饱经沧桑巨变的人世。只可惜铜马、铜骡刚刚重见光明,又遭厄运,未能保存下来,而铜牦牛几次都有惊无险地躲过了灾难,得到了它应得的归宿--县博物馆,并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国宝级文物。它并没有改变它的创造者们的初衷,仍然在造福于一方。它去兰州,上北京,东渡扶桑,西去欧洲。充当中国人民的文化使者,开阔世人的眼界,增进我国与各国之间的了解,加强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