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锐走马的传说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年01月28日 责任编辑: 沈明高

   那是很早很早以前一个名叫华秀的首领率部迁至三河流域的时候,这里到处是茂密的森林、奔流的水河小溪,高山深沟中又是水草丰美的大草原,华秀和他的三个儿子十分中意,整个部落使住了下来,华秀住在马牙雪山下,”大儿子住在大涌河流域,二儿子住在庄浪河流域,三儿子住在哈溪河流域,开始了他的家族新的生活。

  生活了大约一百多年后,一件怪事发生了,喝了马牙雪山神泉水的黑牦牛,慢慢变成了雪白的牦牛,于是白牦牛成群的发展起来了,滩上的羊群也像白云一样飘浮在草原上,牧民的生活逐渐好起来,但华锐地域辽阔,山大沟深,交通十分不便。同时,从阿尼玛卿雪山迁到三河流域时,马匹损失十分严重,大部分牧民无马可骑,只是徒步放牧,徒步出门。没有骏马的牧民,就像没有翅膀的鸟儿一样,永远飞不起来。

  有一年六月十三的一天,马牙雪山下的草原上,举行全华税的赛马大会。当祭识了山神之后,赛与便开始了。可惜只有十匹马都。,其中一匹还是从阿尼玛卿雪山迁来时立了汗马功劳的雪青色老骡马。会场、上虽然扎满了花帐房、白帐房和黑牛毛帐房,来浪会的人也无计其数,但跑马时的难堪,使华秀及其后人们脸上无光而闷闷不乐。尽管马少,但祖先留下来的规矩还是不能破,哪怕只有一匹马,还得跑一趟。那时候,还没有走马,只有跑马。在浓浓的桑烟中,参赛马在白海螺的鸣响中从起点开始跑,会场上“拉加罗”的喊声响成一片。十匹马向终点跑去,正在这时候,从西面的天空飞来一匹枣溜马,在赛马会场上空一声高亢深远的嘶鸣,使会场顿时哑雀无声,连跑动的塞马也停下来,望着天空发呆。又一声嘶鸣,便向马牙雪山深处飞去。此刻,雪青色老骡马也嘶鸣一声,一纵跳,摔掉身上的骑手,向飞马的方向追去,那速度令人吃惊。众人十分惊疑,天马飞空嘶鸣,这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是祸还是福,谁也说不准,人们的心上压上了一块石头。

  从此,雪青老骡马失踪了,华秀因老骡马失踪而心神不安,派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牧民去寻找,但都空着手回来了。一年过去了,都相信老骡马是回不来了,慢慢地也就遗忘了。

  过了一月,甘州官府来人寻马,是个白色的儿马,自从西域买回来,不吃不喝,只是嘶鸣不止,有一天,不知不觉地不见了踪影,有人说他看见白马跑向东方,有的说飞上了天,那是匹天马。因止匕,官府往东走寻。人们将一月前赛马会的情景说了一遍,官府的人惊呆了,看来天马是飞走了。

  三年过去了,到了第四年,马牙雪山下所有的马都不断地向西嘶鸣,奇怪的是华秀家日夜守护大门的 “雪狮”白狮子狗不知去向,神秘地失踪了,再也听不见那雄洪壮威的叫人这叫声使狼虫虎豹吓得不敢接近畜群和帐篷群。

  第四年赛马会的这一天,当人们祭犯了山神之后准备赛马时,天空中突然飞来一匹骏马,向着聚集在草原上的周门高声嘶鸣,人个体目仰视,认出了前年赛马会上空驰骋而来的天马,这时天马又向西飞去,在人们视线刚能看到的地方,像一朵白云降落在地面,并和一群马向赛马场而来。原来雪青老骡马也在其中,身后紧跟着三个马驹,“雪狮”狗欢天喜地的在前面奔跑着,人们都认出了老骡马。奇怪呀,失踪了三年的雪青马又回来了,众人欢呼,在天马的带领下,雪青马和她的儿子们踏着对侧步高速从众人面前走过,众人一语即出,啊,这是走马;是快速大步的走马。这几匹马在冒着浓烟的桑炉旁停了下来。满面喜气洋洋的华秀给天马和雪青老骡马搭上了哈达,他的三个儿子分别给三匹小马驹也搭上了哈达。整个赛马场沸腾了,牧民们喝着美酒,唱起了优美的歌,围着马,赵印色了圆圈舞,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第二天早晨,太阳刚刚爬上山顶,将马牙雪山打扮的五彩缤纷。这时候,在一声马儿的嘶鸣声中,天马腾上天空向西飞去,雪青马一见天马飞去,从后面紧追,当追到马牙雪山顶时,天马早已不见踪影,青马昂首一声凄悲的嘶鸣,马凝固在马牙雪山中,张着嘴,露着晶亮的大牙,望着。爱的天马飞去的西方。

  从此,华秀把三匹小马驹分给了三个儿子。几年后,天马的后裔越来越多了,从此,华热大地的走马也出了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