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机遇与挑战——专访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林铎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8年08月10日 责任编辑: 蔡合清

  甘肃省在脱贫攻坚、国家生态安全、“一带一路”建设中地位重要,但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明显,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由来已久且相对突出。新一届甘肃省委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考察甘肃重要讲话和“八个着力”重要指示精神,践行新发展理念,聚力攻坚克难。新时代,甘肃如何展现新作为?2018年2月,新华社记者专访了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林铎。
 
  林铎: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甘肃的反贫困斗争不断向纵深推进。到去年底,甘肃还有189万贫困人口,都是难中之难、困中之困,所以未来三年,脱贫攻坚仍然是我们的头号任务。
 
  攻坚战得有攻坚战的姿态和作风。甘肃扶贫工作进行了多年,既有成果也有经验,余下的都是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所以工作起来容易“不慌不忙”。省委提出,既然是三年决战,首先要进入决战的状态,拿出“敢死拼命”的精神来打好这场脱贫攻坚战,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区域性整体脱贫、贫困县摘帽、贫困户退出的任务。
 
  具体做法上,仍然要抓住“精准脱贫”这个要义,聚焦“两不愁三保障”,细化工作措施。
 
  当前,甘肃“两不愁”的问题已经解决,但农村供水保障程度不高的问题仍然存在,还有不少群众依然吃窖水,这些我们都要下决心及早解决。
 
  “三保障”方面,住房是重头戏,去年基本消除D级危房,今年的重点任务是C级危房。既不降低标准,又不吊高胃口,能加固就加固,能维修就维修,房子不怕旧,主要是安全。
 
  从政策上来说,基本医疗已覆盖全部贫困人口,但有的农民没有就医能力,有病不知道上哪儿去看;还有一些乡村诊室建设相对落后,分级诊疗还没有完全落实;报销的政策有,但不是每个贫困户都能理解,需要有人帮助来完成就医以后的报销。因病致贫在我们的贫困人口里占26%,比重很高,这个问题要继续解决好。
 
  甘肃在做好义务教育保障的同时,也注意将贫困家庭幼儿教育提上日程,贫困地区的幼儿教育和家庭的脱贫是关联的,孩子如果上了幼儿园,大人就可以从照顾孩子中解脱出来,从事生产劳动;也为使用民族语言的儿童进入小学做好了衔接,减少义务教育初期辍学率。
 
  我们提出“一户一策”精准帮扶,干部面对面与贫困户沟通商量,分析贫困原因,理清脱贫思路,倒排时间节点算收入账,因地制宜、因户而异制定脱贫计划,种什么、养什么、享受哪些惠农政策,都做到一清二楚、明明白白。有些县委书记和帮扶户面对面,一谈就是三四个小时,给贫困户算账,让他自觉自愿选择脱贫计划,激发起内生动力。
 
  打好脱贫攻坚战,在做好这些工作的基础上,还要加强监管,确保资金使用安全,防范跑冒滴漏,严肃查处各类腐败问题。
 
  有中央的坚强领导和周密部署,有全社会的支持,真正凝聚全省的力量,我们对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有信心、有把握。
 
  林铎:中央就甘肃省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进行通报,意义重大,对我们的教训也极其深刻。我们把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整改作为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来抓,建立问题清单、责任清单、任务清单,逐项逐个狠抓整改,2017年国家确定的任务全部完成。其中,保护区内144宗矿业权关停143宗,天祝煤业以扣除方式退出;42座水电站完成分类处置,25个旅游项目完成整改和差别化整治。同时,我们还筹措约50亿元财政资金,采取宜林则林、宜草则草、乔灌草结合的方式,支持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修复。
 
  我们把中央对祁连山的整改要求扩大到全省,全面筛查省内国家级和省级自然保护区,对其中的矿业权、水电站等建设项目进行甄别,整改发现的问题,提出保护的措施,在全省布局推进生态产业,推动绿色崛起。
 
  林铎:去年甘肃经济风险挑战多、下行压力大,经济增速仅为3.6%,而工业下降1%、投资下降40.3%,是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但从另一方面看,去年甘肃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在逐步提升,比如规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247亿元、增长了1倍多,战略性新兴产业工业增加值增长11.3%,高技术产业工业增加值增长8.7%,三产增加值占比提高到52.8%;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比例都高于经济增速,民生事业没有受到影响,这为今年企稳向好提供了条件。
 
  甘肃省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根子还是发展方式粗放,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没有解决,“原”字号“初”字号产品比重过大,重化工业占比还在75%左右。针对这一顽症痼疾,省委提出,要坚定不移地走高质量发展、绿色发展崛起之路,在质的大幅提升中实现量的持续增长。具体来说,就是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兴产业、提品质为重点推进质量变革,以强服务、优环境为重点推进效率变革,以抓创新、促改革为重点推进动力变革,力争到2022年初步建立现代产业体系。